泠却音

我保证笔下所有同人都是HE。但是原著向的就不能保证了,不过尽我最大努力。

归途

欢迎捉虫~
*
黄少天想了想还是拿过手机给喻文州发了个消息问他晚上要不要出去吃。
喻文州的消息过了一会儿回他说好。黄少天边收拾东西边给喻文州刷屏,内容大概是啊啊我知道学校旁边最近开了家店,郑轩和徐景熙去过都说味道还可以我们可以去试试。等黄少天收拾完东西走出教职员办公室的时候,话题早就从学校旁边那家很好吃的店扯到了最近总觉得闷热可能是要下雨。喻文州没回黄少天也不灰心,总之他知道喻文州总会看完的。还没走出教学楼喻文州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问他什么时候去吃饭。黄少天边和向他问好的学生们打招呼边跟喻文州通电话说自己已经快要走到校门口了,喻文州在电话那边笑笑说他手头上的工作还有一点让黄少天先去占座。挂了电话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张佳乐,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发小打趣他说,“你和喻文州的办公室就隔了两层楼吧,至于电话打这么勤快么?”黄少天也不恼,“我跟文州这是关系好,乐乐你不要太羡慕。虽然说你跟我关系还不错,但是也不要嫉妒我和文州关系好哦,我们这是革命友谊!啊难道本少已经这么抢手了吗,乐乐你可不要太伤心啊!”张佳乐白了他一眼,一边挥手让黄少天赶紧闭嘴,一边在心里嘲笑黄少天口里的革命友谊,嗯,同床共枕的革命友谊。
喻文州来的时候黄少天正点了杯奶茶趴在桌子上。喻文州还以为他睡着了,走到他对面的时候才发现他原来是趴在桌子上玩手机。喻文州摸了摸他的头让他注意到自己,黄少天抬起头来说文州你可算来啦!喻文州答应了一声,把他手机拿到了自己这边来,“刚给一个学生做完思想工作,你吃了吗?”黄少天摇头。喻文州把菜单递给他。
吃完饭走回家的路上,喻文州说起这个被做思想工作的学生,“早恋,和班上一个成绩很好的女孩子。” 喻文州和他们班的学生关系不错。闲聊时听见这个男生每天都会给女孩带早餐,上课的时候传小纸条给女生,午饭也是帮忙打好,晚自习的时候他们总会坐到一起去,放学以后男生也是绕路送女孩回家再自己绕路回家。黄少天停下来问他,“你介意早恋?”“没有,”喻文州拉住黄少天的手继续走,“只是这个男孩子成绩很普通,女生的学习倒是没什么起伏,反而是他,几乎要掉到差生的行列了。给小孩子做做思想工作,让他配合女生把自己的成绩也提一提。”不见黄少天说话,喻文州看向他,“少天?”黄少天抿起的嘴唇放松下来,开始跟喻文州东扯西扯,谈起其他和这件事儿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话题。
喻文州当然知道黄少天在意的是什么,可是既然黄少天不想提,喻文州也就随着他把话题扯到很远很远。
黄少天见喻文州没有再说,松了口气。不是他故意找茬,实在是这件事想想就幼稚。
高三那时候填报志愿,喻文州报好以后问黄少天想要去哪儿,黄少天反问他你呢。喻文州说自己报了师范,黄少天就说那我也跟着你一起报师范好了。其实不是黄少天对未来没有规划等着复制喻文州的想法,而是黄少天想和喻文州在一起,所有程度上的在一起。师范的录取通知书寄到家里来的时候,黄少天第一个想法就是去找喻文州。找到他,告诉他。其实原本只是想跟喻文州说自己和他考上了同一所学校,但是见到喻文州的那一刻,黄少天突然脑子一热就告了白,就说了我喜欢你。喻文州愕然的眼神让他一下子就清醒过来,黄少天头也不回地跑了。那段时间黄少天开始躲喻文州。他发来的短信黄少天根本不敢看,电话铃响的时候他烦躁不堪,索性就把手机关了机。黄妈妈第一次跟他说喻文州就在自己家门口站着的时候黄少天正好没在家,害怕见到他,害怕他看向自己时厌恶至极的眼神,黄少天干脆躲回了乡下外公家。要不是开学的时候黄少天发现喻文州和自己同寝室,怕是真要和喻文州老死不相往来。
黄少天在寝室里看见喻文州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行李都不要了就要往外跑,喻文州先一步叫住了他,“少天。”声音之响让寝室其他人纷纷侧目,黄少天知道喻文州就是防着他装听不见才这么大声。这下不能装听不见了,黄少天尴尬的转身,生平唯一一次语塞。喻文州看着他,“少天,你躲我。”大抵是喻文州这一辈子都没有用过的委屈语气。黄少天难以置信地看向他,了解喻文州如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喻文州拉住他说,“我们到外面去。”
师范大学的小路上,喻文州对黄少天说了那句整整迟了一个假期的答复,“少天,我也喜欢你。”后来他们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找到工作了以后就各自向父母摊牌,磨了好久才得到一个先试试看的答复。
黄少天当然不愿意喻文州提起,因为两个小孩的事儿就联想到自己,他们在一起这几年都没想到,偏偏听见这件事儿开始琢磨喻文州是不是反感早恋。说出来黄少天自己都是觉得幼稚的。回到家的时候,黄少天在喻文州耳边说,“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喜欢。最开始是觉得你看向我的一个眼神很舒服,后来慢慢贪恋上了你说话时的温柔语气,再后来或许是觉得隆冬时节你与我互换的衣裳很温暖……总之就是喜欢上了,从一点一滴起,到后来想要你整个人,想要你完完全全属于我,想要和你一直在一起。所以要跟你填报同一所大学,所以这么些年一直固执地要陪在你身边。
喻文州伸手抱住他,唇齿厮磨间黄少天听见他说我知道,我也是。

评论(1)

热度(11)